藝術家|Jiu Zen HU 胡九蟬

  • Facebook

藝術家|Jiu Zen HU 胡九蟬

 

胡九蟬(1969年8月16日-),名貴鈞,號九蟬,祖籍福建永定,出生於臺灣新竹,台灣嶺南畫派畫家、易經學者。年少入嶺南畫派名家歐豪年先生畫室啟蒙,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文學碩士,尤擅大寫意水墨創作,並喜研儒、釋、道三教經典。

 

中國廣州畫院專職畫家吳潔聰評論其創作風格為:有良好傳統基礎,及更多的自我開發。胡九蟬畫面的構成、色彩、用水、用墨、用筆等,皆有前賢大家之風采,有八大山人的空、青藤的靈、金農的拙、吳昌碩的厚、齊白石的趣、李苦禪的韻,還有民間藝術的樸實和略似卡通畫可愛的造型,融會其中以期大成。

 

胡九蟬還成立有胡說草堂文化會館。

whosay.com.tw

大塊假我以文章          ——讀胡九蟬的寫意花卉/朱萬章
 

        最早與胡九蟬先生認識,當是大約六、七年前我還在廣東工作時。其時他常常往返於大陸和台灣兩地,與廣州地區的藝術家時相往還。後來我北上供職以後,有一次受邀在廣東江門美術館做一個自己的繪畫展,胡九蟬先生正好客居廣東,便專程到江門觀展。我們在展廳相互交流,疑義相與析,談得很是投緣。再後來,胡九蟬先生也經常來到北京,我們一起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廳寒暄,相互交換各自的最新動態與藝術心得。最近的一次,則是在2018年,胡先生和其夫人來到國家博物館,我們在辦公室閒談。雖然環境局促,但並不妨礙我們把茶話桑麻。這次會面,胡先生拿出了一本新近出版的《胡九蟬國畫精選》,我一打開畫冊,不免有些詫異。我知道胡先生長於繪事,但對其具體作品和詳細風格則並不熟悉。現在看到其畫冊,很有一種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之感。他的畫,完全是一種恣肆淋漓的大塊積墨、積色渲染,很有解衣般礴的氣概。當時翻閱其畫冊,自然就想到了李白的那句詩:“大塊假我以文章”,這是再貼切不過的。


        時隔近一年,聽胡九蟬先生說準備在廣州辦畫展和梓行畫集,囑我能為其新書寫點什麼。現在再次打開畫冊,腦海裡就浮現出胡九蟬先生穿著中式服裝,一臉和藹地笑談的場景。畫如其人,人如其畫,這是我第二次翻閱其畫冊的感受。他的畫,色彩豐富,對比鮮明,有很強烈的視覺反差,往往第一眼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比如他畫《仙竹圖》,以濃墨畫竹葉,以淡墨寫竹竿,以花青畫水仙,以黃色和白色寫花蕊。畫面中,顏色層次感強,有大塊的色和墨。再如其畫《益壽延年》,將紅色的壽桃、濃墨與淡墨相間的小鳥、赭色與水墨交融的壽石、花青與焦墨並置的竹葉融為一體,不僅給人以很強的視覺衝擊力,更使人有神清氣爽、雅俗共賞之感。看得出來,胡九蟬是以極為傳統的筆墨語言來詮釋現代人的古典情懷。他的繪畫題材是傳統的,筆墨和造型也是傳統的,表現出來的情感和繪畫語言卻是具有濃郁的現代色彩。他的繪畫,有徐渭、陳道复的大潑墨大寫意,也有吳昌碩、齊白石的繪畫情趣,更有潘天壽、李苦禪的應物象形,但更多的還是熔鑄諸家以後所形成的繪畫意趣。他的繪畫主色調為紅、藍、黑、黃、綠,且都為深色,在粗獷中展現其對傳統吉祥題材的深度解讀。這些題材,包括長壽、福祿、富貴、大吉、大利、和平……等,都是大眾所喜聞樂見的。具體到描繪的對象,則包括水仙、葫蘆、菊花、翠竹、公雞、荔枝、芙蓉、牡丹、老來紅、梅花、荷花、桃花、猴子……等。無論就表現的形式,還是表現的內容,以及繪畫本身所體現的氣韻,胡九蟬先生似乎都在追求一種文人情趣與民間趣味的互為融合,在“雅”與“俗”之間架起一座橋樑,從而使二者達到一種動態平衡。這是胡九蟬先生的可貴之處,也是其繪畫表現出的極為難得品質。


        作為一個傳統國畫的倡導者與實踐者,胡九蟬先生年方半百,正是其藝術漸入佳境,升堂入室之時。他在筆墨與語言方面的創造性探索,勢必隨著閱歷的遞增與生活積澱,進入一個新的境界。我們期待著胡九蟬先生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呈現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2019年9月1日晨起於京華之景山小築

 

  • 朱萬章,四川眉山人,從事明清以來書畫鑑藏與研究、美術評論,兼擅繪畫,現為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、北京畫院齊白石藝術國際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

蟬話 禪畫 貓系列